北漂族为避拥堵开车走水路 摆渡进京

2017-3-18 13:20| 发布者: 自媒圈| 查看: 506| 评论: 6| 查看评论


  河北燕郊,“睡城”和“拥堵”成为往返于燕郊和北京的数十万通勤族常挂在口头的话题。70多万常住人口中,超过30万人因为工作,每日往返燕郊与北京之间。公交、火车、自驾,三种跨城方式集结在早晚出行高峰,拥堵成为必然。如何避堵,也成为燕郊乃至“北三县”居住群体关注的焦点。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条“燕郊人走水路避堵进京”的消息,近日迅速在网络上蹿红,引发跨省通勤一族的强烈关注。
  五十多米宽的潮白河河面上,一条小指粗的钢索横跨两岸。钢索上搭着两条铁链,铁链一端连着能自由滑动的锁扣,另一端分别固定在同侧的船头和船尾。河面上,将近8米长的摆渡船在摆渡人李连手中,沉稳而有力地游弋穿梭在两岸之间。
  这里,就是河北省香河县王店子村的百年渡口,与北京通州一河之隔,也是燕郊人连日来热议的“走水路”进京的“关口”。
  蹿红
  “这条水路就像盐帮古道”
  “燕郊到北京可以走水路了!”这样一条消息,最早出现在燕郊当地论坛。
  一名自驾车主在网上自述“走水路”进京路线:从燕郊福喜路出发,驾车一直往南过冯兰庄,再往南走左堤路到王店子村,坐摆渡船过潮白河,过河后便可直达西集上京沈高速进京。同时,车主在帖中晒出了数张路线图及驾车乘船过河的照片。
  发帖车主王斌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虽然从燕郊开车过白庙检查站后可以走通燕高速、京通快速公路进京,但在早高峰期间堵车严重,“光在检查站那里,少说得半小时,多的时候得耗上一个多小时。”
  拥堵的压力之下,一些老燕郊车主开始寻找便道,“得在这住了几十年的人才知道这样一条 水路 ,有点像以前盐帮的古道”。
  王斌向北青报记者解释,他之所以说“走水路”,是因为驾车到达王店子村之后,要想抄近,必须连人带车坐摆渡船过潮白河,“这就像一个关口,是到西集进京沈高速距离最近的地点”。
  王斌粗略估算了一下,这条“水路”要比他通常从燕郊进京的路线多出十多公里,在距离上并不占优势,“坐摆渡船也需要收10块钱费用,但胜在不堵车、快捷,可以避开交通高峰,适合赶时间去北京的车主”。
  日常
  载车摆渡船一分半钟靠岸
  王斌口中的“水路关口”,还有另一个名字——河北香河县王店子村的“百年渡口”,这里曾因父子两代摆渡人的故事,成为四邻八乡间小有名气的地标,也一度被认为是当地行将消亡的风俗传承之一。
  南北蜿蜒的潮白河成为北京和燕郊的分界,静静流淌的河水似乎增添了两地沟通互联的交通拥堵,然而在如今,进京便道却延续了这个渡口的生命,也为避开拥堵的通燕高速提供了一个选择。
  两只铁皮小船焊在一起,船身上横铺着几块木板,再用铁丝、木桩加以固定,李连的摆渡船看似简陋,但渡人渡车却也毫不马虎。
  17日早上7点,天刚蒙蒙亮,王店子村的河岸驶来一辆白色轿车,20多岁的吴倩下车招手,等着李连的摆渡船靠岸,她要去乘坐渡船到河对岸的西集去。
  “过了这潮白河就是北京了。”李连笑着解释,过了河往前再开几公里,便能到达京沈高速西集入口,再一路向西,能直达北京四环。
  李连的摆渡船缓缓向河岸一头靠近,即将靠岸时,他停下手中拉钢索的动作,让船依靠惯性自然碰到岸边。船身稳当后,他先把船头两端的铁链绕在岸边的木桩上,再把岸边的四块长木板搭上船头,随后,李连站在船上,一边向船尾的方向后退一边指挥着吴倩开车上船,“来来来,轧着木板,慢慢开上来”。
  待车尾全部收到船上,李连便挪开木板收起铁链,开始拖拽钢索。摆渡船行进全靠牵引,其间,戴着防滑橡胶手套的李连,需要两手把着钢索,身体微微后仰,同时向后拖拽钢索,约一分半钟,摆渡船停靠到对岸。
  吴倩付了钱、道了谢,按照李连的指导,轧着木板缓缓开车下船,沿路开往西集。
  变迁
  5年来驾车渡河的越来越多
  潮白河上,北京通州区西集镇尹家河村与河北香河县的王店子村之间,李连往返不迭。从清晨6点“开工”到“黑天了”收工,李连和外甥每人半天,日复一日值守在渡口。
  “单人收1块钱,骑自行车、电动车的收两块钱,开汽车渡河的收10块钱。”李连的价目表经年不变。“收费的依据主要看吃劲儿的程度,摆渡是体力活,一辆小汽车上来,渡到对岸,肯定比渡人吃力得多。”算下来,李连和外甥每人一个月能挣到两三千元。
  由于全靠双手牵引,李连消耗最多的是手套。“防滑橡胶的,戴不了三天就会开裂脱手,要重新换。”其次是渡船本身,再结实的厚木板,车来车往轧上七八年就得换一艘。
  李连打14岁便给父亲做摆渡帮手,如今他已经69岁。他自述,中间因为其他事中断摆渡十多年,直到上世纪80年代,又重新拾起摆渡这门生计,此后便没有停下过。三十多年间,李连见证了两岸人的点滴变化。最明显的,莫过于这5年,“差不多5年来,渡河的小汽车越来越多。”李连回忆,最多的时候,他和外甥俩人一天渡过七八十辆小汽车,“大多是往返河北和北京办事儿的”。
  尤其是早高峰期间,附近村庄的住户也常会走李连的渡口。“哪儿去呀?”“开车上西集”、“去北京”。这样的一问一答常发生在李连和渡河的车主之间。
  但像王斌这样“走水路”开车去北京上班的燕郊车主,李连甚少载过。“毕竟燕郊到这儿隔着一段路,除非白庙那边堵得很,平时走这里上北京的燕郊车主倒是没多少。”李连说,他渡过的上北京的这些车主中,给家人尤其是给孩子看病的最多,其次是办急事儿的,“这些都是抢时间的,耗不起”。
  但李连回忆,渡河的车主中有一些很有意思,“比香河、燕郊更远的车主也有,但他们应该是看到渡口的故事,想来感受一下开车渡河的感觉的。”而对于有些车主担心开车渡河是否有落水的危险,李连笑着回应称:“不可能。”
  “这是砸饭碗的事儿,出不了。”李连望着河面,自信地向北青报记者说道。
  (本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对话
  网红摆渡人:“我们年纪大了,还能再干多少年?”
  北青报:“百年渡口”这个称呼怎么来的?
  李连:我父亲就是在这个渡口做摆渡,一干干了几十年,我打14岁给父亲做帮手,刨除中间一段时间渡口荒废,摆渡船沉底的那十来年,我也干了三十多年了。现在我50多岁的外甥也加入进来,我俩轮换班,所以这渡口“百年”的说法就这么来的。
  北青报:就您和父辈比较来说,摆渡这个行业有什么变化?
  李连:变化多了。就说渡船,以前是木船,我父亲包括我前几十年,渡河用的都是长篙。你别看这河面静得很,打个比方来说,底下都是“暗礁”,长篙插在水里,深浅都不一样,来来回回其实也不安全。这些年,我们填了底下坑洼的地方,换了铁船,修了钢索可以来回拽着走,长篙也不用了,还能保证这船来回都比较平稳。
  北青报:可我看船上还有长篙。
  李连:虽然现在不怎么用得上,但长篙对我们来说就是镇船之宝。再说了,有时候风大,渡河的人戴的帽子、围巾什么的小东西被风吹到水里了,用长篙都能捞起来。
  北青报:那摆渡没有变的是什么?
  李连:还是比较辛苦吧。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你都得在这儿,离不了人。冬天河面上冻,每天开工之前都要砸冰面,夏天蚊虫又特别多,特别是水面上的水蚊子,没完没了的。遇到大风天,船晃得很,来回渡河也挺麻烦。
  北青报:您觉得进京的车主为什么会把这里叫做“关口”?
  李连:大概是因为过了这河,是通往西集到北京通州最近的路。你算一算,从这儿到北边最近的友谊大桥有20公里左右,往南到潮白河大桥得有10多公里,没有这个渡口,河对岸附近五六个村里的人,来回太不方便了。
  北青报:多年前就有人说“摆渡”这个生计要消亡了,您怎么看?
  李连:如果没了摆渡,要修桥了、能通车了,我是赞成的,两边的人来回也方便安全,我们年纪也大了,还能再干多少年?
  北青报:因为“百年渡口”您成了名人,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李连:不少人专门因为这个跑来坐我的摆渡船,还有一些远地方开车来的人,专门跑来坐船,挺有意思的。但这些也都是少部分人,大多数时候我拉的还是两岸好几个村里赶集的、办事儿的人,都是熟脸。

最新评论

  • 回复 GeorgeTiest 2017-12-22 04: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ohp3-DCNoE

    Реабилитационный центр

    Реабилитационный центр
    Реабилитационный центр в Москве
  • 回复 LillianDix 2017-11-20 14:44
    <a href=https://vk.com/wall-135336688_101>Kazhdyj chelovek – sam pi@dec svoego schast'ya… Negrofiliya CHem men'she zhenshchinu my lyubim, tem bol'she ustaet ruka. Est' takoj gorod – ASS-trahan' Sovet pol'zovatelyam Windows – naebites' terpeniya!</a>|
    <a href=https://prohoster.info/kompaniya/blog/hosting-dlya-lyubyh-tselej>Obrazovanie est' to, chto ostayotsya posle togo, kogda zabyvaetsya vsyo, chemu nas uchili Lyubish' katat'sya – katis' k chyortovoj materi. ZHenshchiny lyubyat ushami, a muzhchiny – gde pridetsya. Devushka, a vy vladeete yazykom po-francuzski? Vyhozhu kak-to iz restorana, a mnne kakaya-to svoloch' na ruku nastupila…</a>|
    <a href=https://prohoster.info/kompaniya/blog/skolko-stoit-arenda-fizicheskogo-servera>Kogda rusalka nogi razdvinet Baba vzvodu – polkovoj kobyle legche Predupreditel'nyj vystrel v golovu Heromantiya – nazvanie prezervativa v drevnej Grecii. Hochesh' zavesti druzej– zavedi ih podal'she. Ivan Susanin. I  ...
  • 回复 FransdfsUtill 2017-9-13 00:57
    casino online usa
    [url=http://slotsmegacasino.com/]casino online[/url]
    casino games
    <a href="http://slotsmegacasino.com/"> casino online usa</a>
  • 回复 Richardlalse 2017-9-12 03:52
    opioid withdrawal duration
    <a href="http://drugrehabtrustedclinic.com/">rehab addict</a>
    being a drug addict
    [url=http://drugrehabtrustedclinic.com/]alcohol rehab houston[/url]
    signs of meth
  • 回复 FransdfsUtill 2017-9-9 00:20
    casinos online
    [url=http://slotsmegacasino.com/]casino online usa[/url]
    casinos online
    <a href="http://slotsmegacasino.com/"> casino games</a>
  • 回复 Bradleyhoft 2017-8-20 04:04
    At Paramount Medical Provide, our task philosophy is to fix up with provision a extensive line of home oxygen and medical equipment/supplies in each of our locations. State Means of Medicines of Latvia is match a popular media electioneer between 7-11 November 2016 to promote reporting of suspected medicines side effects, as part of an EU-wide awareness week.  Use what happened in position  <a href=http://stadiumexperience.com/conference/experiment23/event16/>cheap 5 mg emsam with visa</a> anxiety for no reason.
    Nonetheless, medicines such as risperidone and aripiprazole can be helpful in ways that can relaxation these core symptoms, because relieving irritability usually improves sociability while reducing tantrums, aggressive outbursts and self-injurious behaviors. Hart Medical Paraphernalia works hand-in-hand with McLaren Homecare, McLaren Hospice, McLaren subsidiary hospitals and physician offices to secure our pertinacious's medical provisioning and tack needs are met and that th ...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
顶部